吕燕 只要做品牌,都得努力, 但我已经比别人幸运很多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周秭沫 日期: 2019-11-07

“做模特,好像还有一些老天爷赏饭吃的意味,但做服装,更多的是想要证明自己有做成事的能力。这种满足感是做模特代替不了的”

特约撰稿? 周秭沫? / 编辑? 孙凌宇? AB亚洲馆娱乐开户网站

?

Comme Moi总部位于上海一栋老洋房内,共有三层,助理领路到成衣间,穿过长长的木地板走廊,经过右手边的天井,透过玻璃隔墙望去,三五个年轻人被竹子环绕。

3点30分,吕燕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跟我谈论着这些年的生活。她的眼睛看向我,讲话声音大大的,素颜,小头小脸,皮肤紧致。她不爱化妆,每天只描一下眉毛,涂个口红,这个习惯她保留了很多年。

“做了这个公司之后白头发越来越多,到后面鬓角全是。我现在每三个星期肯定要染一次。”她在记者面前毫不遮掩。这句话该不该说,能不能说?那句话该怎样说?这样的思维流程,在她那里是一片空白。

做模特代替不了的满足感

中国第一代超模吕燕在千禧年成名,现在是一个创业者、母亲和妻子,2013年她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Comme Moi”,意思是“像我一样”。

年轻时在巴黎做模特,有工作的时候几点钟去哪,妆怎么化,造型怎么做,统统有人安排。坐在那里,被品牌挑来选去,被造型师锐利的目光审视,等着别人来选择自己。

2011年,吕燕刚满30岁,“感觉到了一定的年龄,别人看你还是个名模呢,但是你心里知道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了。”她想向更主动的工作模式转换,由此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创业初始你必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选择一个自己擅长、熟知并且有热情的行业来做,所以我选择创立一个服装品牌。”她给品牌命名为“Comme Moi(意思是像我一样)”,“并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穿跟我一样的衣服,只是想向现代忙碌的都市女性分享自己的生活理念,因为我也是她们的一员,工作忙碌还要照顾家庭,如何在不同的角色中都拥有得体、舒适的穿衣风格,是我做品牌的初衷。”

一开始几乎没有人支持。艾迪霖杰公关公司总经理包一峰是国内最早做大型公关活动策划的,也是吕燕将近20年的好朋友,他告诫吕燕,创业不像做模特那么简单:模特,只需要一个人付出劳动就可以获得工资,而创业,靠的是团队协作,一旦开始就要做到底,没有回头路。但她仍然坚持,因为“做模特,好像还有一些老天爷赏饭吃的意味,但做服装,更多的是想要证明自己有做成事的能力。这种满足感是做模特代替不了的”。

2019秋冬系列T台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市场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2014年,设计师品牌市场规模的同比增速由负转正,此后一直攀升,2014年的规模不足200亿人民币,2019年已经达到了850亿。

但独立设计师品牌也存在诸多存量过剩和资金周转不灵的情况。吕燕入局的筹码在于做模特多年的经验和人缘,更重要的是,“相对许多创业者来说,我已经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人脉了,在现在这个流量年代,宣传方面我可能更有把握,但是只要做品牌,都得努力,我只是比别人幸运一些。”

Comme Moi的第一批衣服先在买手店上架,几个月内销量翻倍增长,紧接着,吕燕收到了一些商场的进驻邀请,一步步发展自己的专卖店,目前在全国9个城市拥有12家店铺,员工数量也从刚成立时的三个人增加到今天的上百人。

初期一笔订单只有十几二十件,只能找一些小的面料工艺工厂合作。有一次看样品,绣花和钉珠工艺都很不认真,和设计图相差太大,吕燕对此不满,工厂的反应是:“你怎么这么麻烦呀!你离远点看不就一样了。”这让她再一次坚定了每年都要去两次巴黎面料展采购的想法,几年内也不断接触国内新的面料工艺厂,直到找到满意的合作伙伴。

“Comme Moi每年都会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各做一场大秀,秀就那么十几分钟,在那之外,其实都是讨论设计和工艺、跑工厂、看面料展等等。”她讲到下工厂的经验,走进一家工厂,首先观察的是工人的状态。是松弛的?还是紧绷的?如果东西横七竖八乱摆着,那么合作起来一定不会顺利。

很多专业知识也都是在跟工厂打交道的时候学到的,“比方说羊绒的克重是多少?这些东西,要信手拈来。针织有12针、16针,有角花有空心纱。必须要跑工厂,参与到服装生产的每一步中,才能知道一件衣服的生产流程是怎样的。”

2015年,吕燕成为国际羊毛标志大奖亚洲区决赛的评委,而在2013年,Comme Moi刚成立的时候,她对服装的专业知识还一无所知,只知道要什么样的面料、什么样的剪裁才最合适,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什么是环保面料?什么是化纤?什么是人造革?它们的特性是什么?弹力如何?透不透气?穿上舒不舒服?她只好在一次次的询问中不断学习。

“她很好学”,早年在巴黎,包一峰看她去哪儿都是一个人提个大包,里面装着高跟鞋和面试材料,不会说英语、法语,翻译机器就天天粘在手上,遇到不懂的就查。包一峰看着她这么多年走过来,“以前她连数字都搞不清楚,现在她作为一个老板,能把各个产业链摸清楚,我认为靠的就是她的好学。”

秀前准备

但时尚往往没有标准答案,她认为服装业有点“反人性”,“谁也不会知道这一季就流行什么,大众的喜好、市场的作用,以及明星的推动,太多因素叠加起来,毫无规律可循,这也是时装业和其他商业领域显著的不同。对于做品牌而言,保持自己的风格才是最重要的。”就像她最欣赏的中国设计师Uma Wang一样,70后的王汁花了近十年时间才把Uma Wang做成了品牌,她也是首位进入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的中国设计师。而相较于设计师这一身份,吕燕更喜欢说自己是一个创业者,她从不画图纸,大部分时间用于给团队的设计师提供想法和公司的运营。

设计师全由她面试,有来自圣马丁、帕森斯等艺术学院的,也有技术、工厂经验丰富的。有艺术想法的设计起来不考虑成本,吕燕就让他们专心做秀款,做出好的款式,传递品牌的态度和形象,另一些设计师很有商业思维,就让他们做商业款,维持品牌的运营。

如何运营一个品牌,她强调商业中的平衡,“Comme Moi从买手店合作的形式开启,再到直营门店一家一家的开设,我一直知道线上零售模式是一个大趋势,所以品牌建立之初我们就拥有自己的微商城,2018年也在天猫上线,全渠道的结合是品牌的必经之路。”

?

“特别特别直”

“你见过她累的时候吗?”

管运营的同事思考了好一会儿——“没有,她在大家面前永远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创业者都有这样一个共性吧。”

2019年秋冬系列T台

我问包一峰,“怎么会有人不累呢?”光是服装本身,从提出一个设计构想,到顾客把实物拿到手中,就包括设计、打版、面料采购、制衣、检验、存仓出货等十几个流程,除此之外,吕燕每年还要为广告勘景、办秀,解决销售、财务、人事等问题,她还是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一点都不疲惫吗?”

“她有的时候也会讲——‘小包,我真的快崩溃了,太累了,干脆转手卖掉吧,’但用不了多久,马上又恢复活力了。”

“你一看到她就感觉,这个姑娘的笑容特别灿烂。”包一峰继续说道,20年前,当造型师李东田和摄影师冯海把吕燕领到他面前时,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

吕燕总是喜欢把自己积极的一面带给大家,她记不住负面的信息和情绪,在巴黎做模特,天天拿着简历去面试,有时候等三个月都没有一个拍摄机会找来,“她像野草一样,你都没办法想象她早年在巴黎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还活得不错,我觉得这种抗压和耐挫是很多人都没有的能力。“《Vogue China》副出版人唐霜说道,她和吕燕五年前因为一场采访认识。

唐霜最佩服吕燕的行动力,她不拖着事情,有时还要把朋友拉着往前走。某一个周末,唐霜打电话问吕燕知不知道一个要紧事怎么解决,她告诉她找政府部门沟通。挂了电话,唐霜打算先过完周末再说。到了星期天,吕燕打来电话:你那个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唐霜回答等周一上班了再说,吕燕很严肃:你怎么知道政府周日就一定不上班呢?唐霜随后立马联系,顺利解决了事情。

“有一年她滑雪腿摔断了,做了韧带的手术,拄着拐杖就坐火车去南京跟商场谈合作,我就说拜托 ,你是吕燕哎,你怎么就那样直接去了。”唐霜说,吕燕反应:那有啥?我怎么不能坐火车了。有一次和同事坐地铁,一位乘客把她认出来了,跟旁边的人嘀咕:那不就是那个超模嘛,她怎么还坐地铁啊。吕燕直接问:我怎么不能坐地铁啦?

“她是那种,可以完全接纳自己的人,而且特别直特别直,”唐霜说道,吕燕自己也承认,她不害怕跟别人发生争执,有问题就要当面提出来,“这样的方式可能很多人会不适应,但却会让年轻人快速成长。”同事说道。

包一峰现在和Comme Moi合作每一季度的走秀,主要负责媒体宣传和嘉宾邀约。“我跟她都特别直,有时候在秀场上还会吵架。”比如在开场前两个小时按照吕燕的要求调整嘉宾座位。“假如问题解决了,我们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包一峰说道。几次合作下来,一旦争执产生,吕燕和包一峰的团队反而会松一口气,因为这表明两个人已经把所有潜在的风险都排除了,活动接下来将会非常顺利。

每次办秀前,吕燕都会在现场手把手教模特走台步,包括走路的节奏、拿包的姿势、手怎么叉腰,怎么插在口袋里,无论现场多混乱,所有的环节她得都过一遍。每场秀的时间大概是15分钟,但背后依靠的是各方力量的协调。她站在台下,看着一批批模特穿着自己的衣服走来走去,耀眼的感觉,充满成就感的同时仿佛自己做模特的兴奋感又回来了。走秀的结尾,吕燕都会作为品牌主理人的身份走到台前谢幕,她从幕后飞快地奔出来,台风和模特时期相比多了一份羞涩感。

2019秋冬系列T台

包一峰说吕燕太真实了。她对自己的朋友都无所求,有时候还主动发短信问候处在低谷期的朋友。直到现在,Comme Moi每一季办秀都会有老朋友来现场支持她。在后台,中国初代超模们,大部分都是吕燕的旧相识,穿上她设计的衣服,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欧洲秀场后台,那群中国女孩在一起抱团取暖。

我问她从一个普通女孩到超模,再转型成为创业者,有过骄傲吗?她回忆,做模特最红的那几年年轻气盛,有品牌送她衣服穿,看到不喜欢的衣服,“怎么这么丑?”这样的话她当面跟对方讲了,把别人得罪了都不知道。冯海后来私下批评她,“妹啊,你以后可不能再那样了”。冯海的话把她说哭了,她意识到当时的自己因为傲气有点迷失,如果把事情看作理所当然,身边的人慢慢地就都会走掉。

那股直劲儿却从没有变过。在外界面前,吕燕舍得把自己真实的那一面给出去。20年前,记者采访她,问有关外貌的问题,她回答说,“我不在乎。”20年后,又有记者采访她,问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还是“我不在乎”。

“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没有拥有太多吧,所以不会害怕失去。”她说。“我性格比较像男孩子,”上山下河,经常吆喝一帮同龄人,到田地里偷土豆、西红柿,直到现在,还喜欢去海边玩,把皮肤晒得黑黑的。她很感恩小时候的生活环境,这种放养式的成长让她保留了一张白纸的底色。刚到北京的时候,和三个女孩住在麦子店附近,闲暇的时候大家一起聊天、玩乐,周末买一堆水果回来吃,那个时候就觉得很幸福了。2000年到了巴黎,整个人的状态是打开的,在那里充分地吸收养分,经纪人是个法国阿姨,放任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的她去各国旅游,“因为她比较了解我,所以也放心。”

吕燕的儿子出生于2011年,名叫Arthur(亚瑟)。吕燕记得,有一次,一家三口在家里吃晚餐,亚瑟偷偷跑开把灯关了,因为觉得“这样黑漆漆的,大家看不到彼此的脸,一起吃饭真的好浪漫呀”。又有一天,在家里,外面下起了雨,三个人就坐在沙发上聊天。亚瑟问爸爸,“你知道云为什么哭了吗?因为太阳不要跟他做好朋友了,他好伤心好伤心。”

“我就跟他爸说,哎呦我们孩子怎么从小就会讲这样的话,真的很浪漫。”

现在每天6点半起床,吕燕要先叫醒儿子,做早餐,送他去上学,然后来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7点左右回家,给儿子弄饭,还要陪他说一会儿中文。无论多晚,她都不会节食,有时候要等孩子睡着之后,九十点左右,她才一个人安静地吃晚餐。

“有了亚瑟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坚强了,不管我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压力和委屈,只要打开家门,看到他冲过来紧紧抱着你,就觉得——还能有什么大不了,我还有我儿子。”每到这个时候,孩子就成了吕燕的后盾。“他冲过来抱着我,妈妈、妈妈叫你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那是任何财富或者名利都代替不了的。早上送他上学的时候,他都要往我怀里钻一下,跟我说 I love you。”

分别的时候,亚瑟还会回头,给吕燕一个飞吻。

那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个吻。

(李璐对本文亦有贡献)

?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总第619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
网站地图 AB亚洲馆官网线路检测中心 AB亚洲馆游戏现金网 AB亚洲馆平台
申博管理网站 老虎机娱乐登入 澳门网上真钱骰宝娱乐 申博ag游戏
本溪娱乐棋牌网 亚洲星娱乐手机版 乐盈彩票网江西时时彩 W彩票网斯洛伐克28
OG东方馆游戏导航 AB亚洲馆集团 OG东方馆官网线路检测中心 OG东方馆娱乐直营网
OG东方馆现金开户 AB亚洲馆娱乐网址 AB亚洲馆官网线路检测中心 AB亚洲馆现金开户
558jbs.com 885jbs.com 844TGP.COM 117PT.COM 78csb.com
67ib.com DC927.COM XSB3333.COM 9927w.com 688PT.COM
777sbsb.com 723SUN.COM 381psb.com XSB698.COM 8DCS.COM
958jbs.com 538PT.COM 726SUN.COM 568psb.com S6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