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丨垃圾监督员: 很多人不过是把工作和生活中的气撒在垃圾上罢了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雨 日期: 2019-11-22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菊姐觉得垃圾分类监督员与其说是和垃圾打交道,不如说是和人

文? 李雨

?

11月16日上午,广州沙园广重小区三街北垃圾投放点,一手牵孙子一手拿垃圾袋的老爷爷,单车篮子里装着三袋不同颜色垃圾的阿姨,用两根手指拎垃圾袋、中间垫了块纸巾的年轻女孩……近十人挤在约两平方米的垃圾投放点,破袋,选桶,扔垃圾……其中身穿红色马夹、戴着一次性手套、拿着一把约60厘米长的钳子拣垃圾的,便是垃圾监督员菊姐。

两个多月前,沙园社区施行楼道撤“桶”并升级垃圾投放点。闷热的傍晚6点,菊姐来到垃圾投放点,打开餐厨垃圾桶,迎面就是糊成一团的厨余垃圾浮在偏黄的汁水上,夹杂着纸巾、餐盒……酸味、馊味、甜味、苦味一起涌上来,穿过一次性口罩,闯进鼻腔,脑袋有一瞬间是麻的,酸馊味让人反胃。周围围着十几个看热闹、等着扔垃圾的居民。菊姐戴着口罩,套了一双包住手臂的塑胶手套和一双耐磨棉线手套,“我不知道是抓还是不抓?”所幸,那天没有腥得让她作呕的鱼肉。

从那之后,每天早上7点,菊姐都带上一叠垃圾分类登记表和一叠一次性手套,来到垃圾投放点守“桶”。

这是一个24小时垃圾投放点,有六个垃圾桶——两个其他垃圾桶、两个餐厨垃圾桶、一个可回收垃圾桶和一个有害垃圾桶,旁边配备了洗手池。早上7点,全部垃圾桶打开,晚上10点之后只留一个其他垃圾桶和一个餐厨垃圾桶打开。

开工之前要在投放点的小白板上,写下昨日的垃圾投放情况,采访当天写下的数据是,219户当中有209户投放准确,成绩较好——“超过一半就算比较满意。”

正式开工,每来一个倒垃圾的居民,菊姐就迅速在登记表上用“正”字记录。二十分钟后,垃圾车就来进行当天的第一次收运垃圾。一般其他垃圾和餐厨垃圾比较多,一天要收5次以上,可回收垃圾一天收一次,有害垃圾十天左右收一次。

半个小时后,小型道路高压清洗车就过来清洗垃圾桶。有时居民的餐厨垃圾不小心洒在了垃圾桶边上,环卫工人或菊姐会及时擦拭干净,“就和你吃完饭要擦桌子一样。”

“扑通”一下,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将一黑色垃圾袋直接扔进其他垃圾桶里。“垃圾分好了吗?”菊姐下意识问道。“都扔了九十多次了。”小伙子转身走开。菊姐拿着钳子过去,打开发现一堆生活垃圾里面有个易拉罐,她捡起易拉罐放在可回收垃圾箱里。

“纸巾要分出来哦。”一个老奶奶打开那袋餐厨垃圾准备倒入餐厨垃圾箱里,菊姐瞥见藏在一堆菜头菜尾里的白色餐巾纸。“很多人吃完饭就习惯性把饭桌上的垃圾全当作餐厨垃圾。”

“玉米棒和玉米衣是其他垃圾。”

“这个口服液瓶子要放在有害垃圾箱里。”

“动物粪便不是餐厨垃圾。”

“这包没开封的燕麦,要先打开,倒入餐厨垃圾箱里,袋子是其他垃圾。”

刚开始施行垃圾分类,类似的话每天要说两百多次。施行两个多月后的今天,每天只需要说十几次。如今,菊姐心里有底,年轻人的接受程度较低,年纪大的人比较愿意分类垃圾。

周末的上午从7点值班到9点,只有零星几个人不分类垃圾。工作日就稍微差些,“上班一族”大多数都不分,一大袋直接扔进垃圾桶就匆匆跑开,留下一句“赶着去上班”。

晚上的守桶时间是6点到9点。有个阿姨拎着两袋垃圾,一袋往其他垃圾桶里扔,接着拎起另一袋餐厨垃圾,小心地破袋,扔进餐厨垃圾桶里。“啪”一声,不对劲,“阿姨,你这袋垃圾是不是有螺?”菊姐闻声就反应过来,凑到垃圾桶前一看,原来是花甲壳。在告知阿姨螺、花甲等贝壳类属于其他垃圾后,菊姐和环卫工人一起开了锁,拉出垃圾桶,一米六多的她踮着脚,拿着钳子,从一米二高的垃圾桶里将花甲壳逐个拣出来。“这吃了一斤花甲吧。”她不忘和环卫工人打趣道。

菊姐在居委会做过四年治保主任,日常的工作就是处理街坊的事情,八十岁的老奶奶被骗了十几万;邻里之间因加装电梯闹矛盾;楼上楼下的住户因为漏水问题争吵;一家人为谁来照顾生病的老母亲闹翻……家长里短,琐碎,闹心。

今年8月底,广州沙园环监所要组建一支垃圾分类监督队伍。起初只说监督员负责宣传和指导居民分类垃圾,菊姐觉得可以,上了三四次培训课,学习了垃圾分类的知识以及了解容易混淆的垃圾,就上岗了。

“最初没想到要守‘桶’的。”守“桶”之初,家人都叫她要全副武装。第一次守‘桶’结束,她第一时间扔掉套在最外层、沾满餐厨垃圾汁液的棉线手套,跑回家洗澡。“洗完还觉得自己全身都是酸馊的味道。”

如此度过了一周,她每天都换新的棉线手套,早上九点守完“桶”,中午那顿肯定是吃不下了,连续喝了十天白粥作午餐。

这种情况得以缓解是源于一回和同事的交流。“放在餐桌上就是食物,好吃;餐厨垃圾不过是换个地方换个名字而已,其实都是食物。”这么一说,菊姐觉得有几分道理,如此一想便卸下了口罩和手套。

在菊姐进行自我心理建设期间,居民对垃圾分类的接受程度也发生了变化。“一开始只有三四户愿意分类垃圾,十天左右,超过一半的居民都愿意分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菊姐觉得垃圾分类监督员与其说是和垃圾打交道,不如说是和人。

有的人拿着一大袋垃圾,扔下就跑,遇上环卫工人和监督员劝说也不理会,有时还瞪环卫工人一眼,“你要分是吧”,说完就将整袋垃圾直接塞进餐厨垃圾桶里,环卫工人只好将垃圾桶拉出来,将袋子从餐厨垃圾里捡起来,逐件分类。

菊姐看不惯这种行为,“分不分垃圾,你都得尊重人。”有四年调解街坊纷争经验的菊姐,对这些人还是有办法的。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自己辛辛苦苦分好垃圾,拿下楼是给环卫工人拿去卖钱的。听着那个男人嘟嘟囔囔,菊姐回了他一句,“可回收的垃圾你可以自己留着,叫人上门收!”

还有一回,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拿着垃圾,站在距离垃圾桶一米之外就想扔进桶里,菊姐阻止他。他冲着菊姐说,“我怎么说都是个小老板,去外面出差别人都对我毕恭毕敬,现在每天对着垃圾搞个半天。菊姐反驳道:“每户居民都要这么做的。”

“你知道我花多少钱买这里的一平方米吗?大不了多交点物业费。”

“如果你觉得麻烦,你可以请钟点工来扔垃圾。”

垃圾分类施行的时间还不长,菊姐理解大家需要时间过渡,也知道很多人不过是把工作和生活中的气撒在垃圾上罢了。

情况也不尽是那么糟糕,楼道撤了桶,老鼠蟑螂少了;垃圾分了类,崭新的垃圾分类站,不再臭气熏天。渐渐出现的一种情况是,有些居民路过垃圾分类站,会停下来看其他人扔垃圾有没有分好类;一些邻里关系好的,扔垃圾会顺便把邻居的垃圾也带下楼;关系不好的,会悄悄跟菊姐打小报告,“监督”邻居扔垃圾……

菊姐记得一个有意思的老爷爷。他每回下楼扔垃圾,都先将几袋垃圾整齐放在垃圾桶边上,一边打开袋子,查看,扔进桶里,一边悄悄看一下菊姐。“都对!这次都对!”菊姐会夸他。

原来八十多岁的爷爷记性不太好,又担心分错了会被笑话。后来他让太太告诉菊姐,让她们多体谅他。菊姐觉得有些老人像小孩,“他们会很好奇,很想学习垃圾分类这个新知识,会在喝茶、晨运的时候把这分垃圾当作一个话题来聊。”

除了守“桶”,垃圾分类监督员还要在公园等地方办垃圾分类宣传活动,上门宣传,去学校、幼儿园宣讲等。

宣讲之后,效果还是有的。有一回,有一位老奶奶拎着一袋虾壳下楼问菊姐,虾壳是不是其他垃圾,得到肯定答案后,她说“原来我的孙子说得对。”

这一天上午的守桶工作结束,菊姐脱下手套,骑着单车回家,她经过沙园市场,“买点莲藕、绿豆煲排骨吧。”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总第619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
网站地图 AB亚洲馆娱乐游戏 AB亚洲馆娱乐开户网站 AB亚洲馆平台
太阳城官网开户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站 菲律宾申博太阳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4399棋牌大厅斗地主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不了 2013年欧洲杯赛程 百万发官网登入
澳门AB亚洲馆娱乐场代理 AB亚洲馆线上娱乐 AB亚洲馆娱乐网址 OG东方馆会员平台
AB亚洲馆娱乐下载 AB亚洲馆游戏开户 AB亚洲馆娱乐注册 宝马官方开户
699XTD.COM 8NTS.COM XSB889.COM 978DC.COM 218sunbet.com
617XTD.COM 272SUN.COM 898XTD.COM 66TGP.COM 597XTD.COM
787sunbet.com 5555XSB.COM DC359.COM 866TGP.COM pr138.com
2222XSB.COM 8TFS.COM 618XTD.COM 315ib.com 888sbms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