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丨徐翔入狱四年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黄剑 日期: 2019-11-23

裂痕、危机、争夺

本刊记者? 黄剑? 发自上海 /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

11月6日下午4点,应莹接到离婚律师孙薇的电话。律师告诉她,她与徐翔离婚案一审宣判因故取消。之后,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发来短信,正式通知她宣判延期。离婚案的宣判时间原定于11月7日。

此时,一些记者已提前赶至上海,期待这场百亿婚变的大结局。突生变故,记者们只能请应莹“再说几句”,以应付发稿危机。

几天之后,应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苍天在上,我要继续离婚》,这算得上是《我要离婚》第二季了。她以一篇长文再次表达要与徐翔离婚的意愿。行文依旧情绪激昂:“朗朗乾坤,堂堂上海,离婚之难,居然是难于上青天。”

法院没有告诉她延期的原因,也没有提及调整后的宣判日期。不过,她相信,这婚离定了。

此时,距离徐翔被捕,已经过去整整四年。四年前的11月1日上午,徐翔从宁波坐车沿G15高速公路前往上海,而后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抓捕。

2017年1月,徐翔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青岛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没收非法收入71亿余元。

案发后,徐翔家族名下资产被法院冻结,包括泽熙系公司、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其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还有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以当时的市值计算,价值210—250亿元之间。徐翔旗下包括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在内的多家投资管理公司已经停止全部业务,只有他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还在正常运转。

?

徐翔被抓之后

徐翔被捕时穿着白大褂的照片在互联网上如病毒般传播。网民讨论的不是天才股票交易员的堕落,而是这位“股神”身上的白大褂,牌子到底是阿玛尼,还是爱马仕。

照片也传到了徐翔部下的手机里,这些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的交易员,大多失魂落魄,如同受难日降临。在此之前的每个交易日,徐翔都会九点到公司与他们开晨会,除了中午参加券商研究员、客户组织的饭局,会一直跟他们在交易室里待到下午三点。三点收盘之后,他会和研究员单独沟通。

2015年11月1日下午,应莹在上海家中被警方带去协助调查。此时,她才知道徐翔已经被抓。调查结束之后,返回家中,未接电话和短信已经填满了她的手机。

所有人都在问她徐翔的情况,但是和他们一样,除了媒体报道的信息,她对丈夫的状况知之甚少。她与徐翔父母联系。徐父徐母已经找了律师。儿子出事,他们备受打击,犹如惊弓之鸟,对外面的人和事,都敏感异常。应莹被请去协助调查,平安归来后发现婆媳关系已出现裂痕。

丈夫出事,公婆猜疑,应莹害怕,与徐翔的旧部联系,他们也是一团乱麻。徐翔部下多名核心成员常在一起,商讨对策,度过混乱期间。他们多为徐翔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董事会成员,或者管理层。

彼时,鲁勇志为大恒科技董事长、总裁,赵忆波为大恒科技副董事长和宁波中百董事会董事,严鹏任大恒科技监事长和宁波中百副董事长、董秘,徐正敏任大恒科技非职工监事和宁波中百监事会召集人……他们都曾是泽熙的骨干。

不过,徐翔旧部在为稳定两家上市公司出谋划策的时候,也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担忧。在徐翔被抓不久,鲁勇志便与公司失联,徐峻等其他一些人也被带去协助调查。

因为资产被青岛中院冻结,泽熙陷入瘫痪,无法给员工发放工资。与此同时,房东业主东亚银行也来收取办公室租金。泽熙账上没钱,无力承担。应莹不得不向青岛中院申请资金。直到两年后,银行才向泽熙返回一笔资金,解决了员工工资问题。

这是应莹过去几年为徐翔成功解决的少数事情之一。在徐案爆发后,不少人期待她能帮助徐翔处理好庞大的资产,但有些强人所难。

在此之前,应莹只是在泽熙做财务复核之类的工作,更多时候,她在家教育孩子。她说,在泽熙只是做过些“杂事”,不懂投资,无法担此重任,“实在是我能力范围之外。”

事实上,徐翔在出事不久后,写了一份授权书,授权一名部下处理泽熙的一些善后工作。

一直到2016年11月,事发一年以后,案件开庭审理,应莹才得以见到徐翔。在此之前,只有律师可以会见他,她能做的只有不断跟律师沟通。案件判决之后,应莹才有机会去青岛监狱探访徐翔。不过,在妻子面前,徐翔问的都是家里的情况,孩子、老人怎么样?资金来源怎么办?没有提及泽熙和上市公司。

2016年12月5日,徐翔案件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

风暴中的上市公司

徐翔以股票交易闻名,被同行称为“私募一哥”。在出事之前,他已开始转型,先后成为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第一大股东,尝试从股票交易员变成企业投资经营者。

2014年2月,徐翔从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拍卖会上,买下宁波中百股权15.69%,成为第一大股东。正如其偶像“股神”巴菲特和索罗斯所做的那样,把资本与实业结合,从单纯的交易员和投资家,变成参与实体经营的企业家。

“这个企业我要经营下去,留给我儿子。”他在收购完成后,对自己的下属说。

同年11月,他以母亲郑素贞的名义,收购上市公司大恒科技29.52%股份,交易价格为12亿元,成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恒科技于1988年底由中科院创立,主营光学、激光元器件及设备。“大恒”是为了纪念“中国光学之父”王大珩。徐翔认为,这个由科学家创立的公司质地优良,希望把它打造成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高科技公司。

2013年以后,徐翔手中掌握的资金已过百亿,体量过大,已经很难为二级市场所容纳。“投资完全靠二级市场不可能。他需要为这些钱找出路,做资产配置。”宁波一名知情人解释徐翔转型的原因。

但是2015年案发,两家上市公司很快卷入风暴之中。

大股东被抓,董事长“失联”,大恒科技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不同声音,一些员工对于公司的前景产生怀疑,部分子公司高管和员工辞职。

“我觉得是一个挺正常的反应。第一,新股东刚加入,大家有不确定感;第二,碰到了这么大的一个官司,公司内部员工有些不同的声音出来,也都很正常。””赵忆波后来向《南方人物周刊》介绍。他是徐翔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长期在公募基金做投资,2013年加入泽熙。

在公司之外,麻烦也不少。大恒科技一些客户开始提出异议,致使经营受了一些影响。贷款也遇到困难。各家银行相继收贷,取消信用贷,只向大恒科技提供抵押贷。“银行是锦上添花,你大股东出问题,有不确定性,它们就会有一些内控机制。”赵忆波称。

?

钱的问题

“我们不敢说把这个企业做到多好,但是,不要毁在我们这个手上。”赵忆波回忆,在徐翔被抓之后,外部压力巨大,留守大恒科技的徐翔部众普遍持有这样一种心态,他们当时想的是要为徐翔负责,也要为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负责。

但是,要负起这个责任,只有心态并不够。

因为徐翔被抓,大恒科技的融资计划不得不搁浅。此前,大恒科技计划向大股东郑素贞(徐翔母)定向发行股票,融资23.93亿元,用于扩大业务。

变故打乱了徐翔团队最初对大恒科技的规划。“我并非抱怨,现在企业的确受到一点束缚,因为财力不足,虽然这几年恢复了不少,但如果有24个亿真金白银注入,那肯定不一样了。”赵忆波感觉遗憾。

在控股大恒科技后,徐翔原本计划收购两家美国高科技公司,都已进入谈判阶段。其中一家公司报价1000万美元,徐翔给回价1250万美元,但是想让对方的首席科学家加盟。他认为对方值这个价,应当给予尊重。“对于大恒科技,徐翔有一些想法、方向,但我没跟他深聊过。”赵忆波称。

那时候,那时候,徐翔比以往更忙,每天都会跟部下沟通大恒科技的事。他经常提到一些别人觉得陌生的词语,比如“皮秒激光”、“太赫兹”,对过去的那位沉迷于股票的交易员而言,这是不曾有过的。他的部下称,他收购大恒科技,想的是持续经营,而不是炒一把就走了,留下一地鸡毛。

不过徐翔案发后,整个现金定增的融资搁浅,收购也就无从谈起。

受徐翔案影响,大恒科技至今也没法对员工实行股权激励。因为待遇不能改善,一些人才开始流失。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大恒科技出现不少高管离职现象。徐翔的旧部有心无力,“那时候三十多家各类子公司,离职的高管不到10个。我们尽力挽留,但也尊重人家。”

赵忆波说,钱的问题是制约他们快速发展的一个主要的因素。“任何事情都做不了,这也是我们痛苦的地方之一。”赵忆波说道。

泽熙无法运转后,徐翔团队开始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两家上市公司,希望保住这两块资产。这是他们最后的留守地。

应莹是徐翔与其团队之间的信息传递者。自从徐翔入狱以后,两家上市公司一旦有重要事项,都会与应莹沟通。每个月去青岛,应莹都会把这些信息告诉徐翔。鲁勇志也会定期去监狱探望徐翔,和他沟通公司的事项。不过,因为公司无法融资,徐翔也出不了太多主意。

“我一月会见一次。你不可能把紧急的事情拖到会见的时候再去问,主要的决定还是团队在做。”应莹介绍。

大恒科技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家非上市公司。徐翔的旧部,只能在其中小修小补,少犯错误,维持公司活下去。“穷人的孩子好当家,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赵忆波自嘲。

这些高管也在跟着行业的步伐试探。最近几年,大恒科技一直在慢慢做人工智能方向的尝试,主业比较稳定。但归根结底,最后又回到了钱的问题。“如果有融资,投资或者收购了一两家AI公司都有可能的。”赵忆波称。

2016年,大恒科技实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2937.27万元,比徐翔在的2015年,反而提升了6.46%,随后两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484.79万、5064.47万,逐年递增,现金流也在慢慢好转。2019年前三季度,大恒科技净利润为3173,79亿元,基础业务出现增长。不过,盈利提升依赖的是徐翔旧部的投资能力,大恒科技持有诺安基金20%的股份,利润增加主要源于基金收益。

“幸好我们的团队还是比较稳定的,就是靠他们支撑着,当时也没有负债和抵押。”应莹向《南方人物周刊》说道,他们的公司没有像股权质押的公司那样,在大股东出事后便活不下去。

?

控制权争夺

过去五年里,徐翔在狱中得到了另一个坏消息:在他落魄之时,两名同乡试图控股宁波中百。

2018年4月,宁波商人张江平、张江波兄弟通过旗下投资公司,突然向宁波中百股东发起要约,拟收购6202.19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7.65%,每股收购价高于市场价。彼时,张氏兄弟创立的太平鸟集团业绩不好,需要寻找新业务。

一旦要约收购顺利完成,张氏兄弟将取代徐翔,成为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32%的股份。而徐翔将失去对公司的掌控,前功尽弃。

张氏兄弟的收购意图显现之后,宁波中百管理层反应激烈,他们联系了应莹。应莹很快飞往青岛,去见狱中的徐翔。了解到情况后,徐翔只说了两点:一要保住股权,二是判断对方不会成功。

宁波中百的徐翔旧部与他的想法一样,准备阻击张氏兄弟。

此前,有分析人士认为,张氏兄弟在徐翔股权被冻结期间尝试要约收购,可能判断青岛中院将会拍卖徐翔股权,前来“捡漏”。“他们(张氏兄弟)肯定也有错误的信息。”知情人士向《南方人物周刊》说道。

宁波中百很快召开股东大会。在会上,应飞军向股东转述了青岛中院的答复:没有拍卖计划。在会上,公司甚至曾一度想通过股东投票,修改公司章程,以阻击张氏兄弟。徐翔旧部也做了相应对抗措施,多人计划在二级市场阻击。

“要约收购必须一举拿下,不然,那就败了。”一名知情人士称。“青岛跟他有沟通的。因为它查封得了大股东的股权,如果大股东变成二股东,查封的资产就贬值了。”

上述知情人士分析,出现股权之争的根本问题还是中百股权冻结与法院甄别程序的停滞。“甄别程序久而不决,公司感觉是漂着没有锚点,那资本市场上总有一些人来寻找机会。”

最终的结局,是双方握手言和,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张氏兄弟要约收购股票占比下调为5.56%,放弃争夺第一大股东。

应莹关于离婚案的第二次说明

监狱中的徐翔,保住了自己的实际控制人地位,依然能够掌控宁波中百。

?

离婚能否分割百亿资产

自从8月底离婚案在青岛监狱开庭后,应莹再也没有见过徐翔。不过,她说,与徐翔离婚的决心愈发坚决。因为来自于徐翔的父母、朋友的压力过大。

徐翔被抓之后,他和他家庭名下所有资产账户都被冻结。这些被冻结的资产之中,有一部分被徐翔父母认为是属于他们的合法财产,有一部分是徐翔客户的资金,还有一部分则是朋友委托他理财的钱。徐翔很少帮不熟悉的人理财。

徐翔的父母和朋友,多年来希望应莹去与青岛中院沟通,加速徐翔财产的甄别,厘清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不过,她每次与青岛中院沟通,都没能得到满意答复。老人不太满意。

应莹认为徐翔父母已经不再信任自己。“我也能理解。儿子出了事,对他们打击很大。资产包括房子被冻结多年,只剩下养老金可用。在钱方面,他们会比较紧张。”应莹觉得,跟公婆已经无法沟通,很容易吵架。

“在应莹身边也不断会有很多亲友,给她灌输一些想法。”一位接近应莹的人士称。

所以,似乎两人非离婚不可,而且要快。

如果只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离婚,也许没有什么值得记述的。但这件离婚案涉及价值200亿资产的甄别、处理,其中也牵涉了公共利益,而应莹也不断在诉说她的离婚故事很难让一些人不去思考:这是不是一场“技术性离婚”?

真相只有徐翔和他妻子知道。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总第619期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
网站地图 亚洲在线ab AB亚洲馆现金网开户平台 AB亚洲馆娱乐官方网站
十大博彩现金网申博 太阳城游戏介绍 澳门博彩公司网址 申博网上娱乐
宏发彩票官方开户登入 七星彩票注册登入 申博娱乐客户端下载 网易彩网
AB亚洲馆官网线路检测中心 OG东方馆官网直营网 ab亚洲馆代理 OG东方馆游戏直营网
AB亚洲馆娱乐下载 AB亚洲馆游戏开户 宝马注册开户 OG东方馆棋牌游戏
98csb.com 8YQS.COM 585jbs.com 718jbs.com 987PT.COM
na138.com 777sbsb.com 9TGP.COM 578DC.COM 8NDS.COM
822TGP.COM 918jbs.com pq138.com XSB889.COM 985XTD.COM
618XTD.COM 8AKS.COM 8DCS.COM XSB595.COM 1115118.COM